与天空私奔的第N个年头!

岸问

你问岸在何方再之何处

岸不语

却以之形诱你

以之态媚你

岸不言

却以之威淫你

以之势驭你


你左右顾盼

你东西寻觅

你上下流窜

你南北颠沛


你时而憎此生冗长

不若朝生夕死之蜉蝣

尽兴活过分分秒秒

你时而怖生涯瞬乎

恰似惊雷乍作、白光闪脱

了无踪迹


你之于岸

岸之于你

是一场博弈

更是一生相辅


日耀金戈、月升江海之际

你还要问岸在何方再之何处?

驱车之夫

且莫问前程

筚路蓝缕,使命达成;

摇橹之人

尚不知归途

江涛海浪,只道扬帆


诱你何?

你是欲之精魂

媚你何?

你是泥沼坐莲花一顶

淫你何?

你是放诞虬枝不设虚...

桐浦花笺•风不及

夏日。若风不及,云的影子

贴在山头。迟迟不会过来

只好收眼于近前

将生活、事业、爱情调拨和风一般节奏

祈愿。自内向外的和谐


身体囚于桌前

书本上的字,却纷纷外逃

缘是。有了思念的人

渴望一张软床

将夏日炎炎之苦,倾吐


再没返潮的余味了

木头,终于养好了上个雨季落下的病

至于路上拾回的松枝,修剪。收进笔筒

带来夏日午后

阵阵清冽的香


似我一般痴人

没有什么是蓝天,绿树

和白云解决不了的问题

如果有,那就是抬头多看几眼

由远及近地,瞧个仔细


于六月/诗起山林

逃犯画像

曾经有你有我,还有沿途的风物

在疾驰的列车上,我们被框进了谁的画作

仁慈的手笔,赐予我们

在吵闹熙攘的人群中互相致意的机缘

我的朋友,你沉默着伴季候生长


我起身,中途溜下了车

别问何故,我的朋友

在你凝重的眉山里包藏祸心

我怨过你的手,它不去挽留

我怨过你的脚,它不紧跟随

我的朋友,可我终不忍对你的心发难

你尽忠于她

无论神魔,只会相敬


下一站,我等了很久

一场大雪踪影全无

我的朋友,你千万不要到深山

缉拿一名逃犯

直到远方传来你已顺利抵达


那是一篇我所读过最抒情的感言

你谈到麦田

你因见千山覆雪感动

你...

村姑日记·其四

我们约好了一起去山里挖野菜

他说哥儿几个也讲好要去铺锯

摩托结队进军深山,时令夏至却是春景正盛

这几年气候总是怪怪的

像早晨打碎了碗碟,接下来做什么都别扭


车速提起来了,我得紧紧箍住他的腰

他的军绿大衣像一面厚实的墙

那边挡住了什么?风声里寻答案吧

听过他吟唱的人啊!还有什么更悦你耳


背篓里有四五块发糕和

在柴房随手顺的一把镰刀

除此之外我们身无长物,除此啊

皆是身外之物

家不过是心中一场意向,躲雨在檐下的人先懂

在茫茫人海中


偶尔还是会悲情自生

我看得出他想推开我,独自去远方

马厩里有他踱步的脚印

夜色因他深深的叹息漆黑

若没有这股山岚般薄薄...

声音

我将水龙头拧紧

煤气阀扣紧,玻璃窗关好

拉上电闸,挂上门链

等,水渗入那盆花的托盘

风从北撞到南墙

书页静静地落下

好似一叶轻舟的滑行


如果我不出声音

现在坐下来

可以清晰的听见钟滴答,鱼儿吐泡

还有隔壁一家人说着话

但是听不清字句

再远是汽笛,悠长的,急促的,

只是一列列火车的


当月光照进来的时候

我听见荷塘里点点星光闪烁

细细碎碎的星花开在粼粼波光里

那是一幅见方墨荷图

挂在这面石灰墙上


你说好会过来看看

我以为,那是另一种声音的可能

含糊不清的言辞一句接着一句

一次次,上演积非成是的举动

哭笑也可以在心底

如果你不去看我的表情...

暗夜人

——致岭上星

正如列车低吼着过隧道

人的一生总会经历黑暗

我就是守在暗夜里的人

用一双黑漆的眼

见证过很多人生中的黯淡岁月

我的忠告是:

只要拼尽气力,多数会走出去

迎接曙光,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


而我要做的是指引,唯有指引

尽我所能,帮助他们缩短这段记忆

毕竟寻找光明是个苦差事

对我来说也是一样的

但是职业信仰约束我

只要有丁点儿希望

决不允许弃之于不顾


我在暗夜中徘徊

时间、记忆化作阵阵黑色的风

在他们今后的人生中

关于我的回忆是多么接近于忘却

如果记住就是忘却

而哀悼,是最庄重的喜悦

那些我牵起的手何等欢快,当他们挣脱我

拥抱光明的瞬间...

1/59
©亶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