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天空私奔的第N个年头!

那人,舟子和雀儿

在某个白雾弥天的破晓之际

寒光凛冽,谁想过会在这一天抵达

跨山海,折戟、铩羽。除了重返来处

原点、归巢。那人没有选择

别去烦扰船舷上的雀儿

关于第二次人生的可能

陷入一片凝重沉思之中

风尚未至。就让安静停留

再久些


那人的额头结满珍珠,日光下

一颗一颗。仔细收进脚下的故土

留待去暖另一个春天

还有发紫颤抖的唇

于生涯有愧,于身后存憾

那人不计前嫌,无畏名。仍一往深情地吻

苦恋、享得。再失去


面对第二次人生的可能

或许轨迹上,有无数个解

谁知道呢,谁又在乎呢

毕竟风起于不察。行云、流水

瞧雀儿,落一羽于舟

那人驶舟子,脱缰

泊于四海


于十...

唯有诗人知道

近些年,北方的冬天驾云运雨,彻底变天了

长途跋涉来看雪的你,站在瓢泼大雨中

四季不明,神情有些恍惚


就好比总有人会迟到,屡禁不止

还有人根本没打算履约,即便如此

你还要日夜守在岸边等湖面结冰

甚至是迫不及待,一心要冲到对面去,义无反顾


一块冰与另一块的碰撞

要花多大力气才能冰释前嫌

如果时间还未教会你泅渡,荒唐一场

祝福你在寒天雪地中,俯仰怡然

唯有诗人知道,你要做人生忠诚的践诺者

一冬天的雪,自落佳句


于十二月/大雪·在即

大饭店和小酒馆

饭店和酒馆比邻而立

四下雪白的墙壁架上青瓦顶子

我经常走错这两个房子

在绿眼冒光的时候端起酒杯


日光底下的我面色愈发黄肌骨更加瘦

对此我向有关部门进行了投诉

他们把房子刷上了朱红油漆招牌,上书:

大饭店和小酒馆


他们认为我应该满意

可我却闷闷不乐地在两个房子前犹疑不决

我问,饭店里碗碟那么小

为什么是大饭店?


只有把酒杯举得高高的

我才能感知一株青草沿着房根缓慢生长

谁曾注解庄子,给世人下蛊迷魂

几人得真正逍遥,玻璃滚珠满身尘


时间做茧,春夏秋冬我整日在此踱步

腹中颗粒无收,酒杯盈满还亏

我见来人把石鼓击

他们的车架即将重新启程


于十...

摧毁

一柄银杏叶从泛黄的书脊滑出

水分已被时光拧干

他干瘪的模样封锁了一切想象

偏偏我,却爱迟暮里的安静

较比曾经装扮过秋日景色几多


抵不住一阵风吹

娇弱滋润蓝色的骨头越长越硬

世间的事就是这样怪诞

施爱者的孤独才最美妙

裹挟泥沙迅疾直抵羸弱之躯


请永远别让这游戏结束

像是辛苦认字的人

记录和认知一个在跑一个追

他们拥有彼此的,唯有

碾碎成粉沫的孤独

哦,一柄银杏叶灰飞


于十一月/冬雨驾云

秋日恋人

要做就做他的秋日恋人

在秋天相爱

冬天便挥别

他们把一切做尽

将话说至无言便住口

待深吻的唇冷却

多余的情拧干

武林中人就去佩他们的刀戟

当他们隔山越海便热络

一通电话放下便寂寥


要做就做他的秋日恋人

在秋天相爱

冬天便挥别

将所有的空白留给黄

唯有在对方过眼时才色盲

他们身穿长衫依偎取暖

却更加要添补棉絮捱霜雪

当他们一起时便不再与土地接壤

只有分开才会成长

要做就做他的秋日恋人


于十月/秋好时光

一季风来过

风起了,秋天

骄阳暖照也无法改命换季

如果白云是我写给你的字行

每一次仰望蓝天

你能否读明白那个中滋味


别去钻研情人的微笑

一吻下去,流出泪来

如果敬畏每一次结果

秋天,最美风物便不是眼中枫火

你能否辨清楚这些许真实


风止了,秋天

蔽月满舵却不能通天对影

学生们在校门口排队下车

僧人两手空空归山林

多远的路,如果我们不知何处登岸

便算作飘摇


那么,相逢换作伴

共赴山水一程的人都在这了

你能否

能否牵起手不放


于十月/秋好时光

1/61
©亶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