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天空私奔的第N个年头!

夏秋之际

走在路上,夏花盛放离愁

秋叶蓄意别情

你最好不要低头,亲爱的

山水有相逢


在这夏秋之际,我想象你

再一次穿起长裙

沿着海岸线缓缓走;

也想象披着风衣,你一鼓作气

躬身爬上山去

听风染一树枫红


可这是两条路

仅仅,夏秋之际相汇

亲爱的,我就站在那个地方

久久,守候一次明快的问候

只为遇见


于九月/秋风暖

开会

他正襟坐在那儿

看着他们开口讨论

一句接着一句,耳朵在积风聚雨


对面窗明几净

他在上午秋日的阳光里灿烂

柳色明黄,轻柔地掀起树帘

他就这么走了出去


也不知道去哪

这个时间,让他感觉有些陌生

西桥上行人和车辆擦肩

餐饮服务生盯着手机屏发呆


绕了一圈

他在酒吧冷落的门前站定

这并非最佳选择

每次推开那扇门,他便开始懊悔


他轻咳了一声

所有张开的嘴统一被封死

“下面我说几句”

他说话声音不大

只听见,耳朵里雨水纷纷落下


于九月/秋风暖

半缘修行

我脚下迈开了步,眼中消散了你

于是方寸大乱

在这莽野荒原颠沛,夜以继日

藤蔓长过膝,扭着腰身向上


我左手盘结绳珠,唇间读不出你

于是哑口无言

钩月挂浮生,云在山丘匍匐

夜网罗一些沉默,幽梦未曾幸免


我右手提起了剑,心上放下了你

于是张皇失措

山脉在林间断续,连点成线

该如何将你延伸

在我这一生

犹如草芥般繁芜且卑微


于九月/秋风暖

假山久玩

成为一名山匠

之前,这样的日子多不胜数

是的,计数毫无意义。我身前无依无靠

身后无牵无挂

海上一根浮木,它被泅、被逐

好不容易安身于一座假山上,妄图努力生根


之前,这样的你唯有一个

是的,再无需找寻。我不甘轻附生厌嫌

不忍缠绕生幽怨

墙角一根藤萝,它用最后的尊严

拼命地伸向等候你的驳岸,不惜拔地而起


成为一名山匠

之后,那样的时光一去无返

是的,计数毫无意义。我半字未言

一颗石子被投进午后斑驳的光影里

瞬间打破了周围的平静柔和

这力量,足够它从那假山巉岩上滚落下来

迈出坚实的脚步


之后,那样的你千变万幻

是的,再无需找寻。我静守坐观

鱼儿潜在...

七月,他祝她

七月的风不够舒坦

和她一样,行走、醒觉

拨盘八卦方位来辨识经纬

然后在巨大的沉默里,以泪、以霜鬓

来拥抱一场别开生面


他祝她,小小一枚纽扣

安稳地扣连在她喜欢的衣襟上

不再畏惧漂泊无所依


他祝她,一支沙漠驼队的铃

在风过无痕的广袤沙田

亦有知音应节舞蹈


他祝她,杂草青株凝白露

无累身之名寄生之躯牵情之质

由日月化生,率真徜徉


他祝她,笛吹梅开一缕香

不问结果东西不求永存长生

与自然往来,因缘际会


将她送去这一场荣盛的别开生面

他却是在七月的风中,迷航杳渺

然后在巨大的沉默里,她学会张口呼唤

并接受了他全部的祝福


于七月/七月祝她

若非逢秋

若非这几日密雨连珠,那山不会隐约

风尘仆仆,驱海赶云涂了一层外一层


若非,那吊脚桥不会沉没

绕山绕水绕芳甸,再相遇要走好远


若非,那客栈不会羁旅盘桓

挂满雨具的屋檐多半是短途客


若非,那茶汤不会凉的这样快

刚送入口的温度难再回味


若非,那瓦罐瓶盆不会作响

被摒弃的旧什物,修补工匠徒叹枉然


若非逢秋,那你不会分明

石阶上并肩,恰有一棵老槐树作见证

不懂个中滋味,秋风凋华叶

我们偏认彩蝶舞


于八月/若非逢秋

1/60
©亶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