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天空私奔的第N个年头!

声音

我将水龙头拧紧

煤气阀扣紧,玻璃窗关好

拉上电闸,挂上门链

等,水渗入那盆花的托盘

风从北撞到南墙

书页静静地落下

好似一叶轻舟的滑行


如果我不出声音

现在坐下来

可以清晰的听见钟滴答,鱼儿吐泡

还有隔壁一家人说着话

但是听不清字句

再远是汽笛,悠长的,急促的,

只是一列列火车的


当月光照进来的时候

我听见荷塘里点点星光闪烁

细细碎碎的星花开在粼粼波光里

那是一幅见方墨荷图

挂在这面石灰墙上


你说好会过来看看

我以为,那是另一种声音的可能

含糊不清的言辞一句接着一句

一次次,上演积非成是的举动

哭笑也可以在心底

如果你不去看我的表情


可是一旦面对你

如同缺氧的鱼儿一样

我拼命张开口

渴望发出声音


于四月/纷纷众客散

评论(2)
热度(1)
©亶朴 | Powered by LOFTER